bob

为省30美元数十万印度人惨遭毒杀也给全世界狠狠上了一课

时间: 2024-06-08 11:43:47 |   作者: bob电子娱乐


  今天翻看资料时发现一个有趣的状况:纵观当今世界,印度是数得着的粮食出口大国,其农业产值更是占到了GDP的14%左右。乍一看这是个百姓吃饱喝足的富国,然而尴尬的是,印度人平均每年粮食的消耗量才刚刚能勉强维持基本生存。考虑到富人占有更多的社会资源,加上各种浪费现象,恐怕得有接近一半的印度人尚在温饱线上挣扎。

  其实早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印度政府就风风火火地搞了场“绿色革命”,大力扶持农业发展,希望乘着这股改革的春风一劳永逸地消灭饥饿,让广大印度人民吃饱喝足。谁想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印度离“整体小康”似乎还差得远。题外话说得有点多,咱们步入正题。在当时,对印度这样一个标准的第三世界国家而言,开垦土地种菜种粮不算啥难事,难的是其国内农药、化肥等产量根本不够用。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趁机而入,表示愿意建一座大型农药厂以帮印度解决燃眉之急。

  这座选址在博帕尔市的农药厂修了整整5个年头,但对印度政府而言,这5年等的值。博帕尔农药厂每年可以产出5000吨高效杀虫剂,极大缓解了印度农药产量不足的问题。然而有意思的是,这股新鲜劲儿没能维持几年,到了1980年那会儿,印度人愈发不满起来。他们都觉得自己业务已经掌握得够熟练了,加上这座农药厂建在自己地盘上,里面的工人也全都是自己人,凭啥大头都让美国人赚走?于是,印度单方面合计了一下,决定撇开美国佬,利用博帕尔农药厂自行生产农药。

  此前,美国人经营下的农药厂生产的农药品质较高,成本也比较昂贵;印度人接手后根本就不在乎这样一些问题,在他们眼里,农药就是用来杀虫的,只要能用就行,当然是越便宜越好。于是,印度人开了倒车,用设施齐全而先进的博帕尔农药厂生产以单异氰酸酯为主要成分的杀虫剂。

  客观来说,并不是说单异氰酸酯不好,而是得看这玩意儿咋用,用不好就会变成“双刃剑”。正常的情况下,单异氰酸酯可拿来制作各种杀虫剂、除草剂等,但这类农药使用时需控制量,否则会对作物和环境能够造成巨大破坏;二官能团及以上异氰酸酯能够适用于合成许多性能优良的产品,例如粘合剂、聚氨酯硬质泡沫和高级橡胶制品等等。除此之外,异氰酸酯还是历史上最可怕的杀人工具之一:二战期间,在臭名昭著的“澡堂”里,纳粹分子正是用这种气体来大规模高效率屠杀犹太人。更可怕的是,这种气体慢慢逸出时人根本察觉不到,当它人体内慢慢积累,人感到明显不适时,可以说基本就没救了。

  由此可见,异氰酸酯是农药厂生产工作进行的关键,同时也十分危险。按照正常程序,农药厂储存异氰酸酯时会将其冷凝成液态,存放于特殊材质的罐体中。这些罐子周围布满各种监测设备,一旦罐体破裂气体逸出造成压力变化,或是仪器监测到空气中异氰酸酯含量上升,那么空气净化系统将会立即启动,通过化学反应降低有害化学气体的浓度。无论任何一种意外状况发生,系统都会以警报的形式通知值班人员,总之,一般的情况下,即便出点小意外,人也能及时补救。然而,印度这一个国家还就是不怎么很正常。

  在此之前,印度人眼馋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靠着农药厂赚钱,真金白银像流水一样哗哗不停。然而真让印度人自己来经营时,他们便发现这行的效益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好。另一方面,印度人的思路就有问题:他们生产低成本的低品质农药以满足百姓对廉价的需求,而整体十分不富裕的印度百姓反而对价格提出了更苛刻的要求,这反过来又影响了农药厂产品的定价,厂方也只能想方设法地进一步缩减成本。

  这个过程有点触目惊心:正如咱们刚刚所说,为保证安全,异氰酸酯往往以液态储存,因此,农药厂需配备一套大功率冷凝设备。博帕尔农药厂的冷凝设备运转一天就要花费30美元,印度人嫌这太费钱,便大手一挥给停了。紧接着,厂方又觉得区区一座农药厂就要配6套安全系统有点太浪费了,厂子只要有人看着不就行了?于是,工厂的安全系统全部被关停。做到这一步,厂方居然还不知足:工厂配有一个完整的保安团队,这些人都经过专业训练,懂得如何在各种突发状况下作出应对。这支团队是工厂最后一道“安全阀”,结果厂方还是嫌太费钱,不但停掉了保安的培训,还把团队解散了,仅留下一人值班。到了这一步,原本稳如一块钢板的安全系统,硬是让印度人给玩成了筛子。

  印度人敢于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异氰酸酯的恐怖危害,现实很快就给他们上了一课。

  1984年12月2日深夜,一名工人在操作时犯了错,让冷水灌进了装有异氰酸甲酯的罐子中。两者接触发生了剧烈化学反应,生成的气体导致罐体压力急剧上升。由于监控设施被关停,值班人员对这些一无所知,最终,气体将罐壁撑破,大量有害化学气体逸出;数小时后,有害化学气体笼罩起整座城市。彼时,博帕尔市的市民正在熟睡,对悄然降临的杀机毫无反应。有人吸入了过多毒气,他们从睡梦中惊醒,感到胸腔很闷,双目刺痛,肺部如撕裂一般还忍不住想咳嗽。市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生存的本能驱使着他们跑出房屋,向更开阔的地方狂奔,结果许多人刚起身就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能站起来。

  这一夜,拥有百万人口的博帕尔市成了“人间地狱”:大街上,目光所及各处都是在奔跑惨叫的人群,街边到处都是倒在地上抽搐或是奄奄一息的遇难者。绝望的哭嚎划破夜空填满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人们都在拼命往前望奔跑,直到力竭倒地,他们却到死也不明白究竟被啥夺走了性命。我们不妨脑补这样一个情景:倘若当时恰好有人驱车从城市外围经过,结果听到从城中传来的犹如地狱般的哭喊,求路人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事后,根据印度政府官方统计:至少有2.5万人在事故中当场丧命,55万人间接致死,另有20多万人永久致残。在事故调查阶段,农药厂还试图隐瞒真相,他们声称农药厂泄漏的毒气只是一种“催泪效果较强的瓦斯”。另外,美国方面派来的专家在调查报告中提到,农药厂中居然有多达百余处违规操作,其中致命隐患多达61处。灾后参与救治和调查的海密达医院的医生解剖了一批罹难者遗体,医生一连解剖了超过2万具遗体,其中一部分人遇害者体内的致命有毒物质居然多达27种。连见多识广的医生都会忍不住双手颤抖,感叹“这就是一场可怕的屠杀”。

  这场悲剧到此还未结束:在如此惨重的伤亡面前,印度政府和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居然踢起了皮球。印度政府指责美国人只图利益而不顾民众安危——倘若这座农药厂建在美国,恐怕联合碳化物公司一定不敢把它搁在市区附近,而是要选一处远离人烟的偏郊。另外,印度方面还指责美国人玩“双重标准”:那些建在美国的工厂都配有世界上最先进的计算机系统和安保设施,为啥这些在博帕尔农药厂里就没影了?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也不甘示弱,当即回应称印度人提出的那些东西在博帕尔厂里一样都不少,然而印度方面只想着省钱,配给他们又有啥用?倘若印度厂方当初不省那一天30美元,不削减监控系统和保安团队,这些事哪可能发生?

  双方纠缠了半天,最终,美国为事故赔偿了4.7亿美元,每一名受害者都能分到1000~2000美元不等的赔偿金。当然了,虽然这笔钱对印度人而言是一笔巨款,但在数以十万计的死亡和永久伤残面前,它仍显得杯水车薪。25年后,终于有8人被判有罪,他们该为当年的事故负责。然而印度法官考虑到这些人大多年事已高,最终给出最严厉的惩罚也不过是2年有期徒刑而已。至于其他与事件有关的资料和细节,它们被联合碳化物公司借口“商业机密”而永久封存,恐怕再无机会展示在世人面前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起事件还给广大发展中国家带来了一个宝贵的启示。原来早在20世纪60年代,西方发达国家意识到相关行业的高污染、高风险性后提出了一套发展理念,即将这些产业转移到欠发展地区,或者干脆找其他几个国家“接盘”。资本家将其粉饰为“工业资源的重新分配”,通俗来讲就是骗欠发达国家,谎称这是“扶贫项目”,帮助后者发展。像印度这样劳动力资源廉价且充足、土地广阔、百姓对生活质量没啥追求的国家,简直是“甩锅”的理想对象。客观来讲,这起事故确实起因于印度人的粗心大意,但它却无意间戳破了西方发达国家的险恶意图,给全世界上了一课,可谓是弥足珍贵。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1978年上海知青,抛下丈夫和女儿回城,临走前晚上解开衣扣:让我们为过去画一个句号

  C罗缺席,葡萄牙4-2夺3连胜!B费世界波+双响,21岁新星首发造3球

  今日热点:《琅琊榜3》剧本未定;金泰熙不觉得RAIN是帅哥......

  与中坚力量共成长,2024建信信托艺术大奖评委会特别奖获奖艺术家凌海鹏



上一篇:【48812】百川股份: 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2022年度揭露发行可品尝债券之上市保荐书 下一篇:山东钢结构防火涂料常用溶剂分类